【麻將過水規則】過水分不清?保證賠三家

按贊並分享給朋友📢📢📢
麻將過水規則

麻將過水的規則是什麼?

在麻將牌局中,「過水」一直是個玩家之間非常在意的動作,過水不僅會阻斷牌局進行,嚴重情況甚至需要賠償三家,在說明詳細狀況之前,首先我們要先了解,過水的意思。

「過水」,是指明明達成胡牌狀態,卻依個人意識去選擇胡牌之對象,導致影響牌局的公平性,以及玩家之間紛爭的情況,但並不是說,「過水」就是不對的,大多數過水都是發生在有玩家想要拼自摸的時候,畢竟普通胡牌只會有一家付錢,但自摸卻是三家都要付錢。

你可能感興趣:盤點麻將初學者都會碰到的問題!一篇文章讓你全部搞懂!

舉例說明:假設該輪在摸完牌並打出任意牌張後,你已經進入聽牌狀態,聽的是五筒和八筒,接著輪到你的下家動作,下家打出了五筒,你卻沒有宣告胡牌,到目前為止,其實已可稱為所謂的過水,但卻還不構成犯規,由於有些玩家想等待自摸,所以放棄胡單家的機會,因此這種過水情況,一般玩家都能理解,簡單說,過水一般都會發生在玩家想要拼自摸的情況。

不過,倘若這時對家又打出了五筒,你卻宣告胡牌,這樣就構成了犯規,因為麻將講求公平性,因此不容許有偏頗的行為,甚至是連手對付同一位玩家的情形,通常若是出現這種狀況,就是賠三家,沒有商量餘地。

延伸閱讀:麻將初學看這裡!大台數台灣麻將合輯!都胡過的話你絕對是天之驕子!

麻將過水規則

常見的過水錯誤

接著,還有一些細節需要注意,有些時候,或許玩家本身並無過水之用意,但卻無意中觸犯了麻將的大忌,所以在這裡小編同樣為各位來解釋清楚。

所謂,過水卻不犯規,就是一定要走過你本身才不算犯規,例如:你同樣聽五筒與八筒,透過個人考量,你判斷自摸的機率很大,因此下家打五筒你沒有胡,但若是對家與上家動作執行完畢並輪到你摸牌時,這時你若是摸到五筒卻宣告自摸,那同樣屬於犯規。

所以我們便能得知,「過」自己,才不構成犯規,所以透過上述之例子,無論你摸到什麼牌都必須打一張出來,且下一次輪到你動作時,若再次摸到五筒或八筒,才認定為自摸。

延伸閱讀:最強【麻將攻略】來襲!想在麻將賺錢竟然只需要學會這個技巧?!

麻將過水小總結

以上,麻將過水規定的設定,最大的用意就是為了強調公正性,不少玩家應該都聽過類似打情張、三家盯一家等等的偏頗行為,因此過水這個設定就是希望每位玩家都能公平較勁,不會有「聯手作弊」的情形發生,才能讓牌局進行的更加順利。

而各位一定要記得過水的觀念與規則,千萬別搞混了規則然後造成其他玩家的困擾,若是有要過水的打算,就務必謹慎操作,也不要行於言表,否則其他玩家都知道你剛剛放了水。

某種意義上來說,過水也是為了保證不會有任何聯手作弊的情形,所以即使你並沒有想要與任何人聯手的意思,想要拼自摸的話,就一定要小心這個「過水」規則,才不會原本開開心心的自摸變成大相公,三賠一變成一賠三哦。

你可能感興趣:麻將初學看這裡!大台數台灣麻將合輯!都胡過的話你絕對是天之驕子!


第十九章-真心話大冒險

前情提要:第十八章-我的世界在下雨

《 妳沈沈的睡著,我靜靜看著妳的容貌, 聽妳的呼吸,聽妳的心跳,

忽然很想告訴妳,謝謝妳過去帶給我的美好。人生挫折不少,妳的聲音,給我很多依靠,

聽妳談未來,聽妳大聲笑,忽然很想喚醒妳,現在就陪我去山上繞繞。

妳是我的寶,我一直為妳感動驕傲,即使夢想再累再煎熬,妳仍然緊緊抓牢,

真心的執著,絕不放掉。 妳是我的寶,我一直為妳感動驕傲,

外面的世界,再多紛擾,妳依舊把單純擁抱,生命的旋律,越唱越高。今晚聽我輕輕唱,我想給妳一份愛的力量,

聽我為妳祈禱,聽我說說話,

我已經打開窗,準備和妳迎接每天的太陽。 》

     (摘自:張惠妹-聽妳聽我)

時間是2016年11月10日,早上10點37分,我轉過身想抱抱如孀,發現不在身旁,我迅速起身奔出房門,發現桌上已擺滿了精緻的早餐,如孀從廚房走出,端了鍋熱湯面帶微笑的說:「早安,雨天! 準備吃早餐囉~」。

距離3月24日在酒吧的那天,已經是將近8個月前的事了,這半年多的時間裡,我和如孀每天都過得很快樂,我帶著如孀四處旅行、合照、看電影、聽演唱會,我們每一天都很充實,如孀也感到幸福與開心。

至於如孀是不是改變心意了?我不知道,也不敢問,我只清楚明白一件事情,就是只要2016年11月11日這天平安度過,如孀就會永遠陪在我身邊。

這些日子以來,我盡力的在增添如孀的快樂回憶,為的就是要讓如孀走出黑暗,迎向光明,距離11月11日,今天已是最後一天,我在心中默默祈禱,拜託,一定要撐過去。

餐桌上有法式吐司、半熟蛋、培根與火腿、里肌肉片、手沖咖啡、和剛端上的玉米濃湯,我看著身旁面帶幸福微笑的如孀,盡力讓這一切看起來平凡正常。

用完早餐後,如孀提議想打麻將,表示已經很久沒好好來切磋了,想跟我來一場盡全力的君子之爭。

「我話先說在前面,如果你放水我絕對不會原諒你,知道嗎!」如孀嘟著嘴可愛的說著,說著狠話卻讓人融化,依然是熟悉的節奏。

「好好好,都聽妳的,那如孀娘娘您想打多大呢~」我雙手一攤搖頭無奈說著,不過我也很想知道如孀的牌技進步到什麼程度,而我也沒跟如孀兩人認真較勁過,所以我也很期待。

「我們今天的賭注不是現金,我們來玩點特別的怎麼樣~」如孀炯炯有神的說著。

「不賭錢,那能賭什麼?」我一頭霧水的詢問著。

「來玩真心話大冒險,輸的人要選擇真心話或是大冒險,而如果選真心話,一定要誠實。」透過如孀的表情和語調,不像是臨時想到的玩法,感覺是已經策畫已久的想法。

「聽起來好像不錯,好啊,來吧~」我沒想太多,即開始牌局。

清楚記得那天我的第一把牌,從起手牌組就殘破不堪之外,摸牌的運氣也是慘不忍睹,一直到如孀門清自摸時,我半張牌都沒有進。

「耶~我打敗師父了! 太開心了~」如孀興奮的手舞足蹈。

「切! 妳運氣好而已,而且才剛開始,待會妳就知道。」我假裝不甘心的說著,其實心裡很替如孀感到開心,看到她的成長,我相當欣慰。

「願賭服輸,真心話或大冒險,請選擇~」如孀就像是電視節目裡的主持人,俏皮搞笑的說著。

「我選大冒險,說吧,要我做什麼?」我帶著不服輸的表情說著。

「今天晚上你要彈吉他唱歌給我聽。」如孀帶著期待表情說著。

「好啊,那有什麼問題。」我在心裡感到鬆一口氣,這件平時就常在做的事情,對我來說根本不算處罰,我反而覺得是如孀在營造情趣。

接著第二把牌,我的手氣依然低迷,頭頂像是有朵烏雲似的,打東風也被如孀逮個正著,對對碰加上混一色,如孀那天的表現我敢說沒有人是她的對手。

輸了第二把,我同樣選擇大冒險,如孀的要求是,晚上要陪她喝酒,而且必須是烈酒不能是啤酒與紅酒,那時我在心裡暗自歡喜,看來如孀的心情很好,並且當晚一定會留下難忘美好的回憶。

然而,我可能從此再也無法在如孀面前稱自己為「師父」,因為接連下來的三把牌,如孀的氣勢越來越強,不但胡的都是大牌,並且讓我連進入聽牌的機會都沒有,而坐在對面的如孀,則是開心到讓我哭笑不得,如孀表示因為對手太弱沒有挑戰性,而且短時間內實在想不到能要求我什麼事情,所以就將這三次機會保留,等到晚上再使用。

看著如孀開心的樣子,我在心裡稍微的放鬆了些,或許這半年多來我的陪伴真的見效了,眼前的如孀已經不再是那個消極負面的女孩,因此當時我下了個決定。

「親愛的,接下來如果我贏的話,我不管提什麼問題妳都要誠實回答喔。」我表情有些認真的說著。

「那是當然的,本姑娘一定會遵守遊戲規則,不過這位大哥你得先贏我再說~」如孀下巴抬高驕傲的說著。

「沒問題。」我自信的說著,因為不管玩到第幾局才贏,我都一定要問出我想問的問題。

洗牌,疊牌,擲骰,取牌,開門,補牌,牌局開始。

我深呼吸一口氣,將起手牌組同時打開,在整理好排序時,我仔細觀察了一下整體狀況,卻發生了我想都沒想過的情況。

起手牌組是(五六七條、六七八條、三四五筒、五六七筒、七八九筒、白板),而做莊的我,開門摸到的牌是,白板,所以…我起手牌就胡牌了……

「親愛的如孀姑娘,我知道這很難相信,但我必須說,這就是命,不好意思,天胡。」我壓低聲調說著,隨後便將手牌展示給如孀檢閱。

「什麼?! 居然有這種事! 太扯了吧~」如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彷彿前面五把牌的勝利都只是幌子,因為要是有賭真錢,這把的金額相當可觀。

「願賭服輸,這位小姑娘,說吧,選真心話還是大冒險~」我用稍早前如孀對我的語氣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如孀鼓起臉表示不甘心。

「真心話啦! 我選真心話,哼!」如孀不情願的還是作出選擇。

而我卻在如孀選擇真心話之時,將臉上的表情從喜悅轉變為平靜。

「請問如孀小姐,妳明天會整天待在我身旁嗎?」我將心中存放了將近一年的疑問在當時脫口而出,也是花了漫長時間才做好了心理準備,我告訴自己,無論答案是什麼,我都必須接受。

只見如孀的狀態與表情,從原本的俏皮可愛瞬間轉變為淺淺微笑,空間氣氛像是被凍結似的,如孀的眼神重現了我許久不見的堅定,緩緩開口,給出了明確的回答。

「不會。」

當時我還記得,我和如孀就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,什麼話也沒說,平靜微笑之中,兩人的眼神道盡了一切。

女孩的眼神彷彿就像在說著:「對不起,親愛的,我從來沒有改變過我的決定。」

而男孩的眼神中卻說著:「我的寶貝,因為妳的真心話,讓我再也沒有辦法為妳大冒險了。」

軌跡

  2016年11月10日,晚上11點整,沙發上坐著相愛的男孩和女孩,女孩依偎在男孩的肩膀,男孩手中拿著吉他,桌上擺放著兩瓶軒尼詩,一瓶見底,一瓶還剩三分之一,男孩和女孩都已眼神迷茫,用僅存的意志力在感受彼此的溫度和深深的愛意。

 「雨天,從剛剛到現在你唱的每一首歌都好好聽喔,這該怎麼辦,你這樣我會捨不得離開~」如孀臉色紅潤曖昧的說著。

  「那就不要離開,我可以每天都唱給妳聽阿~」我用著溫柔暖心的語調,讓這一切自然而甜蜜。

  「我也不想離開,可是我真的累了,為什麼不能早一點遇見你呢~」如孀依然是面帶微笑曖昧的說著,卻在語氣上有了些變化,我想我能聽出話語中的情緒,那是種強迫自我的矜持,不願讓情緒失控的最後掙扎。

  然而我卻已經在瀕臨失守的邊緣,即使酒精讓我漸漸麻痺,我仍清楚感受到內心的暗潮洶湧,和就快要傾巢而出的悲傷情緒。

  「雨天,再唱一首吧,唱一首你最想唱給我聽的歌,我會很認真的記住此刻的,對了,你不能哭喔,我也不會哭的,一定要好好唱完,讓我留下美好的回憶好嗎。」如孀像是在叮嚀什麼似的,語氣就像是母親在告訴孩子:「要乖乖聽話喔,知道嗎?」,而我卻清楚感受到自己控制情緒的能力,隨時都會灰飛煙滅。

  我什麼話也沒說,便彈奏起歌曲的前奏,用盡全力強忍住淚水,我唱著:「怎麼隱藏,我的悲傷,失去妳的地方,妳的髮香,散得匆忙,我已經跟不上,閉上眼睛,還能看見,妳離去的痕跡,在月光下,一直找尋,那想念的身影…」。

  當時我的左肩忽然一陣溫熱,清楚記得當時的我,沒敢轉過頭去望向如孀,我知道若是看見如孀的淚水,我一定會失去唱歌的能力,因此我裝作不知情繼續唱著,直到我唱到副歌:「我會發著呆,然後忘記妳,接著緊緊閉上眼,想著哪一天,會有人代替,讓我不再想念妳…」。

  我顫抖著嘴角,清晰感受到如孀的全身都在發抖,一首4分鐘的歌曲,我唱了1個小時,我不斷的重複唱著:「我會發著呆,然後微微笑,接著緊緊閉上眼,又想了一遍,妳溫柔的臉,在我忘記之前。」

  由於酒精的催促,情緒就像是被放大一樣,我一邊唱著,一邊流淚,直到模糊視線,漸漸看不清我身旁的女孩。

  至於如孀,將臉龐埋在我肩上,一刻也沒有抬起頭,我想我能明白如孀心裡對我的歉疚,關於,我們是那麼的相愛,卻依然選擇要走。

  憂鬱的空間,圍繞著吉他伴奏與我的歌聲,我和如孀就像是跟上天預支了下輩子的眼淚,哭到泣不成聲,我沒有勇氣放下吉他,沒有力量停止歌聲,就算再心痛欲絕,就算再撕心裂肺,因為我清楚知道,當琴聲與歌聲停止那刻,我們就要道別。

  凌晨2點02分,我和如孀躺在床上緊緊相擁,明顯感覺到彼此都已快失去意識,仍不願就此睡去,深吻和纏綿,都已無法表達我們的情感,唯有深情對望,才能傳達內心話語。

  「雨天,你還欠我三個要求喔。」如孀像個小女人說著。

  「恩,我記得,請說。」我依然保持溫柔的語氣,

  「第一,不要放棄音樂和寫作,我希望你一直唱下去,一直寫下去,你將來一定會被更多人看見的。」如孀抬起頭說著。

  「好的,我答應妳,我不會放棄音樂和寫作。」我堅定的說著。

  「第二…第二…嗚…唔…你一定要找個比我更好的女孩知道嗎…嗚…知道嗎…一定要答應我…唔…知道嗎…嗚…」如孀哭的就像個孩子,我當時並不知道如孀是不是真心希望我去愛別的女孩,我只記得我緊緊抱著如孀,也跟著痛哭流涕,像是要失去重心與僅存意識那樣,我的心不斷的被撕裂。

  「雨天…嗚…我好害怕…我好想快樂的活下去…唔…嗚…」如孀徹底的潰堤,彷彿這些年偽裝的堅強終於有了宣洩的管道,我的胸膛承載著無盡的悲傷,我明白此刻懷裡的女孩有多無助,有多害怕,更清楚了解,女孩終究不會改變自己的決定。

  「乖…別怕…唔…我…我在這…嗚…」我的情緒同樣失控,所能做到的,是告訴我深愛的女孩別害怕,我會一直在她身旁,我不停地撫摸女孩的頭,拍著她的背,我不知道是真正在安慰女孩,還是其實我自己更無助,更害怕。

  那天,我沒有答應如孀,如孀也沒有說出第三個要求,由於我們都精疲力盡,因此在痛哭之餘就失去意識了。

  然而,那一夜,那個擁抱,如孀的體溫,如孀的所有一切,都在眼淚之中劃下句點,我還隱約記得那天的我,將如孀抱在懷裡的我,嘴上還唱著軌跡的最後一句歌詞:「心裡的眼淚 ,模糊了視線,我已快看不見。」

  (最終章-如雨如孀)

《JC娛樂城》原創文章,請勿抄襲轉載
小賭怡情大賭傷身,請勿沉迷賭博


酷映小野貓

按贊並分享給朋友📢📢📢

JC娛樂城註冊後聯繫line@客服享試玩金!
18年口碑營運!2022評比最佳線上娛樂城

Related Posts

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term above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. Press ESC to cancel.

error: 優惠:立即註冊♥獲取168體驗金!!